; 清华简与《左传》中的武姜(下)马鞍山花山区人民政府

  ■李颖

    《吕氏春秋·重言》记载高宗“三年不言?#20445;?#21375;大夫恐惧,患之?#20445;?#35828;的就是高宗“不言”的震慑力量。《殷本纪》叙述此事时,也强调了“不言”的作用:“帝小乙崩,子帝武丁立。帝武丁即位,思复兴殷,而未得其佐。三年不言,政事决定于冢宰,以观国风。”武丁把政事交与冢宰三年,伺机“观国风?#20445;?#32780;获“其佐”。楚庄王即位时“三年不动,不飞不鸣?#20445;?#20063;是在积蓄力量。“其三年不动,将以定志意也;其不飞,将以长羽翼也;其不鸣,将以览民则也。?#20445;ā?#21525;氏春秋·慎言》)“定志意”“长羽翼”“览民则?#20445;?#27491;是其三年“不言”的用意所在。

    武姜嘱嗣君“毋知邦政,属之大夫?#20445;?#19981;仅出于上述政治因素的考虑,而且有具体明晰的方略。她?#21040;?#24196;公:“孺子汝恭大夫,且以教焉。如及三岁,幸果善之,孺子其重得良臣,使御冠也,布图于君。”“如弗果善……其罪亦足数也。”庄公听从武姜教诲,“毋敢有知焉,属之大夫?#38797;?#25191;事,人皆惧,各恭其事”。这一政治谋划的结局,与殷武丁“卿大夫恐惧”的效果相同。

    过去人们所熟知的武姜,是“郑伯克段”事件中那个偏狭的母?#20303;?#24038;氏大加渲染的叙事笔法,让人对武姜?#38797;?#24694;之偏,以基骨肉相残之祸?#20445;ā?#21476;文观止》评语)的印象挥之不去,对故事结尾的细节忽略不察。

    《左传》记郑庄与姜氏大隧之中相见:“公入而赋:‘大隧之中,其乐也融?#20898; ?#23004;出而赋:‘大隧之外,其乐也泄泄!’遂为母子如初。”关于这一赋诗情?#20898;?#20154;们往往做浅表解读,认为是庄公与武姜母?#26377;?#20266;的表现。?#23548;?#19978;,这一行为包含着极为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,对我们理解武姜这一人物起着至为关键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赋诗”是春秋时贵族社会的重要文化传统。其意义有二:或“造篇?#20445;?#25110;“诵古”。“造篇?#26412;?#26159;自己创作,“诵古?#26412;?#26159;诵古诗之意。无论造篇,抑或诵古,都?#20174;?#20986;春秋时贵族的礼?#27835;?#21270;修养。武姜与郑庄母子间的“赋诗”是以“造篇”的方式?#27663;?#30340;。武姜与郑庄公的酬对,儒雅得体,说明她有很深厚的礼?#27835;?#21270;方面的修养。这与清华简中武姜的形象正相映照。

    “遂为母子如初”一句,是另一个被人们所忽略的细节。它对我们理解武姜与郑庄公间的母子关系同样具有重要意义。“母子如初?#20445;?#35828;明当初武姜与庄公曾有过正常的融洽的母子关系。“郑伯克段”这一郑国的宫廷斗争与家族悲剧,是随着共叔段势力增长,兄弟间矛盾激化才产生的。《左传》作者为叙事生动,渲染当年庄公的“寤生?#20445;?#27169;糊了母?#29992;?#30462;产生的时间,致使人们对武姜其人的整体认识出现偏差。

绝地求生国服开放时间
海南飞鱼开奖结果 广东时时专家计划 五分⑥和彩app 重庆时时走势图经 王者捕鱼下载手机版官网 福建时时推测 15选5稳赚不亏 新时时开奖信息 北京pk10app 新老时时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