; 清華簡與《左傳》中的武姜(下)馬鞍山花山區人民政府

當前位置:首頁 > 思想教育平臺 >品讀經典

清華簡與《左傳》中的武姜(下)

    新聞來源:馬鞍山日報 發布者:超級管理員 發布日期:2019-07-22 10:03 點擊量:2719 次

  ■李穎

    《呂氏春秋·重言》記載高宗“三年不言”,“卿大夫恐懼,患之”,說的就是高宗“不言”的震懾力量。《殷本紀》敘述此事時,也強調了“不言”的作用:“帝小乙崩,子帝武丁立。帝武丁即位,思復興殷,而未得其佐。三年不言,政事決定于冢宰,以觀國風。”武丁把政事交與冢宰三年,伺機“觀國風”,而獲“其佐”。楚莊王即位時“三年不動,不飛不鳴”,也是在積蓄力量。“其三年不動,將以定志意也;其不飛,將以長羽翼也;其不鳴,將以覽民則也。”(《呂氏春秋·慎言》)“定志意”“長羽翼”“覽民則”,正是其三年“不言”的用意所在。

    武姜囑嗣君“毋知邦政,屬之大夫”,不僅出于上述政治因素的考慮,而且有具體明晰的方略。她訓誡莊公:“孺子汝恭大夫,且以教焉。如及三歲,幸果善之,孺子其重得良臣,使御冠也,布圖于君。”“如弗果善……其罪亦足數也。”莊公聽從武姜教誨,“毋敢有知焉,屬之大夫及百執事,人皆懼,各恭其事”。這一政治謀劃的結局,與殷武丁“卿大夫恐懼”的效果相同。

    過去人們所熟知的武姜,是“鄭伯克段”事件中那個偏狹的母親。左氏大加渲染的敘事筆法,讓人對武姜“愛惡之偏,以基骨肉相殘之禍”(《古文觀止》評語)的印象揮之不去,對故事結尾的細節忽略不察。

    《左傳》記鄭莊與姜氏大隧之中相見:“公入而賦:‘大隧之中,其樂也融融!’姜出而賦:‘大隧之外,其樂也泄泄!’遂為母子如初。”關于這一賦詩情節,人們往往做淺表解讀,認為是莊公與武姜母子虛偽的表現。實際上,這一行為包含著極為豐富的歷史文化信息,對我們理解武姜這一人物起著至為關鍵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賦詩”是春秋時貴族社會的重要文化傳統。其意義有二:或“造篇”,或“誦古”。“造篇”就是自己創作,“誦古”就是誦古詩之意。無論造篇,抑或誦古,都反映出春秋時貴族的禮樂文化修養。武姜與鄭莊母子間的“賦詩”是以“造篇”的方式呈現的。武姜與鄭莊公的酬對,儒雅得體,說明她有很深厚的禮樂文化方面的修養。這與清華簡中武姜的形象正相映照。

    “遂為母子如初”一句,是另一個被人們所忽略的細節。它對我們理解武姜與鄭莊公間的母子關系同樣具有重要意義。“母子如初”,說明當初武姜與莊公曾有過正常的融洽的母子關系。“鄭伯克段”這一鄭國的宮廷斗爭與家族悲劇,是隨著共叔段勢力增長,兄弟間矛盾激化才產生的。《左傳》作者為敘事生動,渲染當年莊公的“寤生”,模糊了母子矛盾產生的時間,致使人們對武姜其人的整體認識出現偏差。

绝地求生国服开放时间
pk10直播现场 安格斯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稳盈 北京pk技巧想输都难 金龙国际app fifa小姐裸体写真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网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 中日韩美女帅哥视频 四川时时开奖结果查询